江愁

/ 0评 / 0

小时候,江愁是一台小小的电视,我在这头,主席在那头;

长大后,江愁是一段短短的视频,我在这头,主席在那头;

后来啊,江愁是一堵高高的城楼,我在下头,长者在上头;

而现在,江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,我在里头,长者在外头

 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